<strike id="quqqe"></strike><nav id="quqqe"></nav>
    1. <code id="quqqe"></code>
      <strike id="quqqe"></strike>

    2. 您當前的位置 : 東北網  >  東北網國內  >  國內萬象
      搜 索
      大學生閱讀積極但完成度低 教師:讀書觀最重要
      2017-05-03 09:13:27 來源:西安日報  作者:
      關注東北網
      微博
      Qzone

        -記者張瀟

        “其實,我倒是覺得,電子書的便利使得我的閱讀范圍更加廣闊,閱讀量也多了。紙張和電子產品只是載體不同而已。”西北大學大三學生王錦月說。“讀書月”期間,記者走進西安高校,對大學生的閱讀習慣進行了調查。

        大學生的閱讀積極性更高

        “我這個學期最開心的事,就是看完了全本的《三體》。”這是西安外事學院大二學子路寶遠的回答。記者最近在西安3所高校隨機做了調查,31名同學中,有5位每學期讀書10本以上,21位同學表示自己每學期看2~5本書,5位同學每學期看書少于兩本。

        2017年公布的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,2016年我國國民人均圖書閱讀量為7.86本,紙質報紙和期刊的閱讀量分別為44.66期(份)和3.44期(份)。與2015年相比,紙質報刊閱讀量持續下降。相對而言,大學生的閱讀積極性更高。

        記者的調查顯示,20位同學最喜歡讀各類小說,其他圖書和專業書相對讀得少。路寶遠說:“平常的閱讀主要是消遣和應試兩種需求。消遣的話,選擇網絡小說或者經典名著比較多。”

        在大學圖書館工作的劉老師表示,對網絡環境下成長起來的大學生來說,獲得信息變成一件簡單的事情;而閱讀碎片化,一方面使得學生們“雜學旁收”,另一方面也使得閱讀有深度的讀物變得不大容易,從而使得輕松的文學作品更受歡迎。

        深度閱讀選擇傳統書籍略多于電子設備

        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,有數字化閱讀行為的成年人中近九成為49周歲以下人群,紙質讀物閱讀仍是五成以上國民傾向的閱讀方式。對于同樣內容的紙質版和電子版圖書,在數字化閱讀方式接觸者中,有51.2%的人更傾向于購買電子版。

        而在同樣問題的調查中,記者發現,有超過六成的大學生表示深度讀書還是選擇紙質書籍。雖然“玩手機”的時間不少,但是說到書籍的閱讀,選擇電子閱讀器的同學約為四成,其中選擇kandle這樣的閱讀感覺接近紙書的閱讀設備的同學不少。劉伊希說:“每次寒暑假,必定要在學校圖書館借書,也是嚴肅讀物越要選擇紙質書,因為閱讀紙質書籍比較容易‘逼迫’自己專心,而其他的閱讀也是在kandle上讀起來更好,類似于ipod的熒光屏幕容易分心,而且眼睛也容易累。”

        持同樣觀點的還有研二的邱林,他說:“電子閱讀設備便捷,在哪里都可以打開來看;但是紙質書籍是有儀式感的東西,在嘈雜的環境里,有點深度的書就不大能讀進去。”各高校的調研數據顯示,大多數學生平均每天課余閱讀時間為1至3小時,一半左右的學生選擇利用零散、碎片時間讀書,且閱讀電子書多于紙質書。

        大學期間養成正確的讀書觀最重要

        記者收集了長安大學等幾所高校統計的借閱數據,發現除專業書籍外,文學類、哲學類圖書的借閱率最高。如各校2016年度本科生借閱率排名前10的圖書有《夢的解析》《圍城》《紅樓夢》《平凡的世界》《雷雨》等。

        經典讀物借閱量不低,那么閱讀效果如何?以閱讀難度較大的中國四大名著為例,調查發現,超過六成的大學生表示都讀過四大名著,但是真正完全讀完原著的不超過三成,大學生有的選擇影視作品,有的閱讀簡本。一位中文專業學生有些不好意思地表示:“四大名著里,我完整讀完的只有兩本,其他兩本嘗試過多次,發現確實很難堅持讀下去。”對此,中文專業輔導員王老師表示遺憾;在她看來,中國古典文化只能從影視作品中獲取相關知識是比較遺憾的事情。但是她也表示,在如今快節奏、碎片化的環境里,不僅要閱讀經典,還要利用好新媒體、自媒體進行閱讀和學習。

        在大學圖書館工作的劉老師看來,為了“休閑”或是為了“應試”而閱讀都有些偏頗,但是總體來說都是為了獲得新知識;大學期間,同學們要努力養成自己的讀書觀,逐漸養成良好的閱讀習慣,這樣的習慣才是能夠終身受益的。

      責任編輯:孫嵐
      单身交友